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生命永恒

(博客资源均来自网络)QQ:599239503

 
 
 

日志

 
 

引用 【转载】不杀贾敬龙不足以平官愤   

2016-11-17 00:44:33|  分类: 社会*人文*时政*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转自新浪博客

村支书何建华与愤而杀他的贾敬龙,这两条曾经鲜活生命烟尘一样先后离去,如果还不能唤醒野蛮城镇化浪潮中久被泯灭的人性,那么这样的虚假繁荣是残酷而危险的。

贾敬龙今天被执行死刑,执行之前举国,执行之后举国震惊,一众法学家与民意呼吁“刀下留人”之后,辩论未有、余音未了,仍被坚决执行死刑,这可能已经不是一个法律专业层面的问题,难免让人怀疑,是不是不杀贾敬龙不足以平官愤?

为什么不让争论和博弈再飞一会儿?世界范围内,废除死刑已经是法治文明的主流。在中国,少杀慎杀也是基本共识。即便真的要杀,宁可慢杀,也别速杀——万一杀错了呢?

青年贾敬龙生于1986年,是一个80后,原本是一个想好好过日子像你我一样的普通人,他喜欢写诗,喜欢养花,如果没有强拆,还会顺利地娶一房妻室,生儿育女,贻养天年。强拆改变了他的命运,安置费严重压低了他的心理价格,更可怕的是,从强拆到仇杀案发的两年时间里,这笔钱一直没发,期间还被村主任带人殴打。

这样的被侮辱被损害,也没有什么部门站出来替他主持公义,你希望他隐忍到哪天?得抑郁症然后自杀吗?

有关部门面对这样的仇杀,以及强烈的刀下留人的呼声,仍坚持把它定性为“为实施杀人,贾敬龙做了近两年的准备”,这是选择性失聪还是见惯了基层小干部欺压百姓,进而认为贾敬龙合该忍受这一切、且不许反抗?

本该执政为民的有关部门,对公民的恶猜心态什么时候才能改掉?忍辱负重两年走投无路愤而杀人,这不应当属于处心积虑,而是一种久久压抑的绝望火拼。其情可悯,其死可哀。

于建嵘先生指出:贾敬龙为什么不应执行死刑?仅凭一点就足够了。这就是村党支部书记何某组织的强拆,是非法的,是毁坏公私财物的犯罪行为。根据我国现行法律规定,没有法院判决,对公民合法房屋进行强拆都是非法的;而且,村委会不是任何拆迁的主体,无权强拆。也就是说,贾敬龙的行为符合最高人民法院“被害人一方有明显过错或对于矛盾激化负有直接责任,或者被告人有法定从轻处罚情节的,一般不应判处死刑立即执行”这一规定。

一叶可以知秋,一案可以鉴法治。法治天平是社会风气的调节器。贾敬龙之死势必给普通人加深一种印象,那就是,死刑虽没废除,但死刑为你而设。过去在许多恶性的城管、警察激情杀人事件中,他们往往免死——在这一点上,中国早已废除死刑与国际接轨。可一旦百姓杀干部往往死刑立即执行。一碗水端不平。说好的官民鱼水之欢呢?

贾敬龙不应该杀。王阳明先生早就指出,事变的根源还在于人情,一切事变都是人情的事变。冲突的发生,双方或许各有值得反思的地方,但显然,如果没有把持公权力的村支书一方的强梁,不会有贾敬龙自保的钉枪。

反思贾敬龙复仇案,如果抛开百般受欺辱的案发背景不谈,就是假法治。断杀贾敬龙与其说是一个法律判决,不如说是作为一种暗示和默许的鼓励,来为基层政府的强拆保驾护航。盛世中一路狂奔的房价支撑着媲美白宫的政府办公楼,为其奠基的,是一条条无力呐喊也无力螳臂挡车的蝼蚁性命。

不杀贾敬龙不足以平官愤。


作者:忍者

  评论这张
 
阅读(1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