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生命永恒

(博客资源均来自网络)QQ:599239503

 
 
 

日志

 
 

【转载】“雾霾源头”:一年四季毒气重重 人命算个屁  

2016-12-24 17:20:43|  分类: 社会*人文*时政*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雾霾源头”:一年四季毒气重重 人命算个屁 - 黑土地陈 - 黑土地陈的博客

12月18日,北京市民在雾霾中出行,能见度极低。从12月16日开始,北京遭遇今冬以来最严重的区域性空气重污染过程,预计持续时间超过5天。对此,北京市空气重污染应急指挥部于12月15日提前发布今年首个空气重污染红色预警,12月16日20时启动各项应急措施,其中包括机动车单双号行驶(电动车除外)、中小学及幼儿园采取弹性教学或停课等。

“雾霾源头”:一年四季毒气重重 人命算个屁 - 黑土地陈 - 黑土地陈的博客

迁安市的西面钢铁厂一家连着一家,灯火通明的钢城,夜间排放污染更严重。

“雾霾源头”:一年四季毒气重重 人命算个屁 - 黑土地陈 - 黑土地陈的博客

邯郸市洒务楼村离邯郸钢铁厂只有一墙之隔,只要刮南风烟尘就飘过来,落下很多白灰点和铁末,煤气味很重。“很多树木都死了,房间窗户也不敢开,鼻炎咽炎都是”,村民宿付文说。

“雾霾源头”:一年四季毒气重重 人命算个屁 - 黑土地陈 - 黑土地陈的博客

2016年12月16日,北京发布空气重污染红色预警,有记者去传说中的“北京雾霾源头”污染村——河北迁安松汀村呆了三天。松汀村第一次出名是在2014年。在媒体报道之前,或许没有多少人知道迁安有这么一个村子。图中铁道右边是松汀村,而左边是密布的钢铁工厂。摄影:郝文辉“雾霾源头”:一年四季毒气重重 人命算个屁 - 黑土地陈 - 黑土地陈的博客

北接“迁钢”,西靠“焦化厂”、南临“九江线材”,在这些企业及其附属企业十多年的“簇拥”下,松汀村一年四季“毒气重重”,空气中常年弥漫着类似臭鸡蛋的味道,甚至被舆论冠以“北京雾霾源头”的名号。17日,在松汀村西面的工厂,巨型烟囱不分昼夜不停地喷出浓烟。

“雾霾源头”:一年四季毒气重重 人命算个屁 - 黑土地陈 - 黑土地陈的博客

松汀村东头并没有什么人,路面被漆黑的煤渣铺满,一辆辆卡车不停地运送着矿料。穿过小道走进村里,才突然安静下来。图为18日,工厂排放的污水。

“雾霾源头”:一年四季毒气重重 人命算个屁 - 黑土地陈 - 黑土地陈的博客

荒草齐腰、野藤爬窗,偶尔的几声狗叫不知道从哪里幽幽传出来。路面的落叶上厚厚的一层土,踩上去声音刺耳。18日中午11点,村子中也不见阳光透进来。“雾霾源头”:一年四季毒气重重 人命算个屁 - 黑土地陈 - 黑土地陈的博客

村中开过一辆送水的车,几个村民才提着水桶出来。村西的几户人家被污染得不轻。家家户户窗台上都是一层厚厚的灰,有当地居民称,这里从来都弄不干净。他们会把洗好的衣服都晾在屋子里,这样落的灰尘会少一点。晒在窗台上的红薯干和柿子,早就不能吃了。在红薯干上,除了灰,还有许多反光的金属物质。“晒在外面这样,晾在屋里发霉。更舍不得扔。”图为村民展示晒在窗台上的红薯干。

“雾霾源头”:一年四季毒气重重 人命算个屁 - 黑土地陈 - 黑土地陈的博客

村民的茶几是早上擦过的,拿手擦一把,手上沾上一层漆黑物质、有粘性,像油。

“雾霾源头”:一年四季毒气重重 人命算个屁 - 黑土地陈 - 黑土地陈的博客

图为当地村民家后院养的兔子,能看出是白色的。“雾霾源头”:一年四季毒气重重 人命算个屁 - 黑土地陈 - 黑土地陈的博客

村民看着家中窗帘上的蓝天白云。

“雾霾源头”:一年四季毒气重重 人命算个屁 - 黑土地陈 - 黑土地陈的博客

据村民称,每家都有得病的。半夜,村民们时常被“毒气”闷醒,吐出的浓痰夹杂着黑色的斑点。除了鼻腔难受、胸闷气短以外,脑血栓和脑出血给几位村民留下了病根:身体有时候不听使唤,舌头捋不顺、口水经常掉出来。戒不了烟瘾抽根便宜烟的,也是数着数抽,生怕哪天就突然发作了。

“雾霾源头”:一年四季毒气重重 人命算个屁 - 黑土地陈 - 黑土地陈的博客

心脑血管疾病让几户人家意识到污染可能不仅仅是空气,水也不干净了。据媒体报道,2013年秋,迁安中化焦化厂在当地新建一座污水处理厂,地势比松汀村地基高半米多。由于污水渗透严重,2015年期,松汀村西的村民开始觉得地下水味道不对,“抽上来的井水有酸味”。图为房屋的墙面上渗出了“盐碱白”。“雾霾源头”:一年四季毒气重重 人命算个屁 - 黑土地陈 - 黑土地陈的博客

墙外甚至有村民口中所说的“泉眼”:因为地势低,从厂区那边不断有水渗出来,形成了小溪,常年不断。

“雾霾源头”:一年四季毒气重重 人命算个屁 - 黑土地陈 - 黑土地陈的博客

干燥的冬天,连接这几家的路面总是湿漉漉的。院子门口的路面都陷下去了,裂开一道道口子。

“雾霾源头”:一年四季毒气重重 人命算个屁 - 黑土地陈 - 黑土地陈的博客

更有严重的,里屋的一间卧室,从床到墙,“一刀切”。“雾霾源头”:一年四季毒气重重 人命算个屁 - 黑土地陈 - 黑土地陈的博客

“以前旁边没厂子的时候,从来不这样,现在夏天一下大雨,就跟发大水了一样。”村民打了一桶井水,比起两年前,黄色转淡不少。但一细看,水面上漂浮着一层油花。这两年村民都不怎么用井水了。企业托大队用车给这些留守老人送水,但每次用大桶提几天用的水,老人们都觉得十分不方便。

“雾霾源头”:一年四季毒气重重 人命算个屁 - 黑土地陈 - 黑土地陈的博客

细心的村民烧干了桶水:锅底全部是白色的残留物。

“雾霾源头”:一年四季毒气重重 人命算个屁 - 黑土地陈 - 黑土地陈的博客

紧挨着松汀村的西沙河,蓝色的水面倒映着河边的芦苇。“雾霾源头”:一年四季毒气重重 人命算个屁 - 黑土地陈 - 黑土地陈的博客

河北的 “钢铁重镇”映照出的是一种抬头不见低头见的“另一种蓝”。

“雾霾源头”:一年四季毒气重重 人命算个屁 - 黑土地陈 - 黑土地陈的博客

村子仅剩一百户左右的人家,大部分都是留守的孤寡老人。很多人都没有外出打工挣钱的能力,有些干脆守在厂区外边的铁道旁,等待来往的卡车颠簸,捡掉下的焦炭为生。他们的双手和脸上,似乎一直都有洗不干净的黑。

“雾霾源头”:一年四季毒气重重 人命算个屁 - 黑土地陈 - 黑土地陈的博客

图为河北“钢铁重镇”景象。“雾霾源头”:一年四季毒气重重 人命算个屁 - 黑土地陈 - 黑土地陈的博客

这位村里的老人每天都会在附近两家钢铁企业门口守候,等待着每一辆满载或者卸完焦炭的卡车经过。

“雾霾源头”:一年四季毒气重重 人命算个屁 - 黑土地陈 - 黑土地陈的博客

他期盼着在他早已熟悉的道路坑洼处,卡车会因颠簸掉下来几块焦炭,捡来卖点钱或者自己烧。“雾霾源头”:一年四季毒气重重 人命算个屁 - 黑土地陈 - 黑土地陈的博客

患有严重的脑血栓的他,每捡一块焦炭都需要十几秒甚至更长的时间。

“雾霾源头”:一年四季毒气重重 人命算个屁 - 黑土地陈 - 黑土地陈的博客

在待在“河北重镇”的后两天,下了雾,飘了雪。极低的能见度已经让人完全看不到矗立在村民房屋后巨大的烟囱和散热塔了。早就习以为常的村民开起了玩笑:“仙境,美啊!”图为19日,雪中的村庄,墙上张贴着鼻炎咽炎的广告。

“雾霾源头”:一年四季毒气重重 人命算个屁 - 黑土地陈 - 黑土地陈的博客

图为村子东边的老庄。“雾霾源头”:一年四季毒气重重 人命算个屁 - 黑土地陈 - 黑土地陈的博客

时间以极慢的节奏蚕食着几位老人单调的生活:看电视、捡焦炭、干点力所能及的活。偶尔也会愁愁儿子的婚事,怎么劝动其他村的姑娘嫁到这里来。如果一夜无梦能睡个好觉的话,也没有那么烦恼。可惜事与愿违:夜里被空气闷醒,不一会儿又被过路的火车吵醒。

“雾霾源头”:一年四季毒气重重 人命算个屁 - 黑土地陈 - 黑土地陈的博客

松汀村的老人辗转反侧的时候,远在五公里外的杨店子镇滨河村的迁钢职工们,正在享受着夜生活:夜里九点钟,从职工俱乐部打完羽毛球回家的他们在霾中结伴而行,“今儿比昨天还严重,难受。”

“雾霾源头”:一年四季毒气重重 人命算个屁 - 黑土地陈 - 黑土地陈的博客

在那里待了三天,后两天晚上记者出现了胸闷的情况。像松汀村的老人说的一样,总觉得有一口气出不来,闷得慌。手指甲缝里总是黑色的东西。17-19日,在河北重镇的三天,村民手机上的pm2.5指数分别是380,351,480。结束这次拍摄后,记者把有点发黄的口罩扔了,心想着,一次就够了,再也不来了。

http://club.china.com/data/thread/1011/2787/77/08/8_1.html

“雾霾源头”:一年四季毒气重重 人命算个屁 - 黑土地陈 - 黑土地陈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8)|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